將這篇文章推薦給好友將這篇文章推薦給好友

標題: 比利時自2019年5月大選迄今已超過260天無法組成聯邦政府
內容: 一、比利時聯邦政府向來籌組不易︰比利時並無單一政黨能夠擁有國會過半席次得以獨自執政,而須由相關政黨組成聯合政府。上屆聯邦聯合政府自其最大政黨荷語區N-VA黨(新佛拉蒙連線)因不滿比國移民政策,於201...

驗證碼  文字驗證碼
    

比利時自2019年5月大選迄今已超過260天無法組成聯邦政府

資料蒐集:比利時/駐比利時台北代表處經濟組
文章分類:當地商情
檢視日期:2020-02-14

一、比利時聯邦政府向來籌組不易︰比利時並無單一政黨能夠擁有國會過半席次得以獨自執政,而須由相關政黨組成聯合政府。上屆聯邦聯合政府自其最大政黨荷語區N-VA黨(新佛拉蒙連線)因不滿比國移民政策,於2018年12月退出聯合政府後,比國聯合政府即形同解體,爰由比利時Filip國王指派時任比國總理之Charles Michel擔任比國看守政府總理職務,自此比國乃由中間偏右之政黨在没有國會多數席位之情況下維持政府營運(按,比國聯合政府原由荷語區N-VA黨及法語區MR黨(法語改革運動黨)及其他小黨組成,Michel總理屬法語區MR黨)。比國嗣於2019年5月舉行大選,選後情勢變得更為複雜,因反政府建置之荷語區極右翼VB黨(佛拉蒙利益黨)及法語區極左翼PTB黨(比利時工人黨)雙雙席次大增。迄今儘管Filip國王已指派多位政界人士與比國相關政黨溝通,惟仍無法成功協調組成聯合政府。Michel總理嗣於2019年7月獲選歐盟理事會新主席職務,渠為準備2019年12月1日就任事宜,而於當年11月1日離職;Filip國王再指派時任比國聯邦政府預算部長Sophie Wilmes擔任看守政府總理,此為比利時首任女性總理。比國自上年大選迄今已超過260天無法組成聯邦政府,倘加計2018年12月解體之聯合政府,比利時看守政府運作已超過一年。在此期間看守政府無法提出施政新倡議,許多人事預算作業亦受限,對於比國長期發展恐有不利影響。比國亦曾於2010年至2011年間發生無政府危機,當時總計541天無法組成聯邦政府。為避免重蹈前一次之危機,比利時Filip國王再於2020年1月31日指派比國現任司法部長Koen Geens擔任協調人,盼協調比國各相關政黨早日組成新政府。G部長主要任務是促使比國荷語區最大政黨N-VA(新佛拉蒙連線)與法語區最大政黨PS(法語社會黨)上桌談判協商。G部長已依國王原指示,於2月10日向國王報告進展,現Filip國王再給予G部長一週之時間進行協調,盼獲得具體成果。倘比國一直無法組成聯邦政府,提早再次舉行大選或為解決之道,惟各政黨均不願遭指責應負無法組成政府之責任。
二、比利時籌組聯邦政府不易的基本原因︰比國政治立場分歧基本來自於語言文化不同所造成之區域隔閡,比國南部屬法語區(瓦隆區),北部屬荷語區(法德蘭斯區),首都布魯塞爾為法語與荷語雙語區(首都區),瓦隆區東部邊疆尚有一小部分為德語區。比國行政區政府分為瓦隆區、法德蘭斯區及布魯塞爾首都區等三區,另有荷語、法語及德語三個文化體政府。比國區域隔閡主要癥結在於法語區與荷語區間因歷史因素造成契合不易,語言邊界成為比國地圖上實際的界線 (按,在鋼鐵產業仍為比國最重要產業之時期,該產業主要分布於法語瓦隆區,法語區掌控了全國主要政治與經濟資源,荷語區相對感受到壓抑及被歧視。其後法語區經濟趨於没落,荷語區現則為比利時最主要的產業重鎮,比利時全國產值有近60%來自荷語法德蘭斯區,此讓荷語區引以為傲,部分人士並認為富有的法蘭德斯區不應補貼相對較貧窮的瓦隆區,加以部分法蘭德斯區政黨主張推動法蘭德斯區獨立(N-VA黨在其章程中明訂該黨之目標是實現法蘭德斯獨立,建立一個新國家),使得整體情況更為複雜,不利聯合政府之組成)。在區域隔閡的情況下,比利時採行聯邦制乃不得不之選擇,其目的並非基於增加公部門最大的效率,而是基於語言文化之考量。既然比國採行聯邦制之初衷與其他國家不同,各行政區爰利用各種機會要求獲得更多職權,尤其在政府組成困難之際,也是各區域趁機要索更多職掌的機會。過去50年來,比國政治主要在於管理地區間之衝突,該項工作主導所有事務並損及中央行政權力之穩定,每次解決問題的方式均涉及變更比國體制,並削減聯邦政府一些職權給地區政府,且據瞭解該等要求大部分來自荷語法蘭德斯區。N-VA黨甚至主張,為達成其長遠目標,認為比國聯邦政府應縮減規模成為僅代表比利時主權的架構,由荷語區與法語區指派有限數量的部長提供服務。另據指出,在比國上次541天無政府的期間,有485天係用來進行六次國家體制改革,該等改革賦予區域及文化體政府更多權力(以比利時聯邦經濟部為例,招商引資、貿易推廣、產業發展等皆屬區政府專屬職權;能源部門除核能及離岸風電屬聯邦政府主管外,其餘均屬區政府職權)。
三、比利時區域隔閡造成政治不穩定之影響︰比利時在歐洲共同體發起階段,認知其將為比國在歐洲大陸及全球其他地區帶來政治影響力,因此扮演甚為積極的角色。該項成功策略使得布魯塞爾成為歐盟機構和組織的主要所在地,吸引了無數外交人員、專業協會、顧問諮詢機構、政策遊說團體、媒體、文化團體及觀光遊客,此對布魯塞爾的影響力和繁榮甚有助益。且比利時為一經濟開放國家,相關貿易、投資、競爭等政策又為歐盟專屬職權,在歐盟大架構下,比利時可自歐盟單一市場、共同政策及採用歐元等獲得毫無疑問的利益。在此情況下,比利時長時間無政府狀態之衝擊或許得以降低,但長期不和諧的政經環境,必然仍會造成比國發展阻礙。比利時民眾對於比國長期無政府狀態雖感無耐,亦有習以為常及漠然的態度,儘管未見民間對此有激烈批判,但根據歐洲媒體集團RTL在2019年12月所做民調,80%的比利時人認為比國延遲達一年無政府是「可恥的」。歐盟執委會前任主席Jean Claude Juncker在2019年12月缷任當月接受媒體Le Soir採訪時曾表示︰「就某些觀點而言,比利時法蘭德斯區一些極端的政治面向,並不符合比國的利益。比利時乃渠所知世界上唯一不自我引以為傲的國家,渠未曾見到以比利時為榮的比利時人。」Juncker主席前述說法,或屬旁觀者清之感嘆。
 


備註:經濟部駐外單位為利業者即時掌握商情,廣泛蒐集相關資訊供業者參考。國際貿易局無從查證所有訊息均屬完整、正確,讀者如需運用,應自行確認資訊之正確性。
文章公布日期:2020-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