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這篇文章推薦給好友將這篇文章推薦給好友

標題: 寮國2020年第3季展望報告
內容: 資料來源:泰國匯商銀行(SCB)經濟情報中心(EIC)所發布之2020年第3季柬埔寨、寮國、緬甸、越南展望(2020 Q3 CLMV Outlook)報告編譯:駐泰經濟組經濟展望新冠病毒(COVID-...

驗證碼  文字驗證碼
    

寮國2020年第3季展望報告

資料蒐集:泰國/駐泰國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經濟組
文章分類:當地商情
檢視日期:2020-09-23

資料來源:泰國匯商銀行(SCB)經濟情報中心(EIC)所發布之2020年第3季柬埔寨、寮國、緬甸、越南展望(2020 Q3 CLMV Outlook)報告

編譯:駐泰經濟組

經濟展望

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狀況更新

寮國迄今已成功遏制COVID-19疫情。截至8月18日,寮國僅有22名確診病例,其中19名康復,無人死亡。最新的國內病例係於4月12日確診,至今已4個月沒有發生本地傳播病例。然而,寮國依然不能倖免於全球經濟衰退與封鎖措施導致國內需求劇減的影響。自3月底確認第一名病例之後幾天,寮國政府即下令對該國進行全面封鎖,以遏制疫情爆發。管控措施包括:除必要活動外必須待在家裡、關閉工廠與娛樂場所、禁止10人以上的聚會及關閉邊境。該等措施一直持續到4月,從5月開始逐步放寬。自8月中旬開始,允許個人離開住處、開放大多數商業活動之工作場所及允許聚會活動,但仍必須採取預防措施。除在若干邊境檢查站進行的有限貿易活動外,與包括泰國在內的鄰國邊界仍然關閉,入境必須接受強制隔離檢疫。

2020年展望

受到自然災害的影響,寮國2019年經濟成長已顯疲弱,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速降至5.0%(2014-2018年平均GDP成長率約為7.0%),預期COVID-19大流行與全球衰退導致主要行業廣泛的衰退,將進一步惡化本已疲弱的成長動能。預計為期1個月的全面封鎖將嚴重抑制國內需求,而長期關閉邊境及實施旅行限制則可能對寮國十分依賴的跨境貿易造成衝擊。

因此,EIC將寮國2020年經濟成長率下調至0.5%,惟該國若爆發第二波疫情,則經濟存在進一步下行的風險。由於政府支出增加、收入減少及本已脆弱的財政狀況,COVID-19大流行及經濟衰退將使寮國面臨償債能力下降的風險。最近穆迪(Moody’s)將寮國信用評級從B3降級為Caa2,前景為負面(negative),此舉可能導致寮國政府及企業在未來幾季的融資成本上升,為經濟復甦帶來另一個下行風險。

預期COVID-19大流行與全球經濟衰退將通過各種層面影響寮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

  1. 首先,由於外部需求下降及邊界管制,占寮國GDP約34%的出口遭受不利影響。儘管該國的主要電力出口情況仍佳(2019年占出口總值22.8%),因其不受邊界關閉的影響,且需求主要基於預先簽署的購電協議,但其他產品卻無法倖免於難。寮國約有85%的非電力出口(non-electricity exports)產品銷往泰國、中國大陸及越南等鄰國,邊境口岸關閉嚴重阻礙跨境貿易。此外,寮國的出口中很大一部分係用於加工製造的原材料(如銅與木材),由於貿易夥伴國的製造業產量下滑,今(2020)年的需求可能因此減少。例如,寮國精煉銅與銅合金的最大市場為泰國,其6月份製造業生產指數同比下降17.7%。另一方面,由於寮國亦仰賴從鄰國進口鋼鐵等原材料,因此也面臨供應鏈中斷問題,影響工業生產活動。儘管如此,由於大多數國家直到3月中旬才實施封鎖措施,因此2020年第1季出口同比成長11.8%。預計第2季出口將因實施封鎖措施而出現明顯萎縮;據統計,今年4月至5月間非電力產品出口同比劇減36.9%,6月非電產品出口則僅下降8.1%,出現觸底跡象。
  2. 其次,外國直接投資(FDI)可能會停滯或推遲。寮國最大的外國投資者中國大陸在2020年上半年GDP同比下降1.6%,其復甦將是漸進的並由國內主導(domestic-led)。 由於COVID-19大流行及全球經濟逐步復甦存在高度不確定性,未來的投資計畫可能被推遲或取消,此將阻礙寮國未來的成長,因該國的中期經濟增長前景高度依賴外國投資者對水力發電項目與鐵路建設的投資。近期FDI的增長主要是由於基數效應所致。雖然2020年第1季的FDI為2.39億美元,比去年較低基數的同期增加41.4%,但仍低於2015-2018年間的平均季度FDI金額3.14億美元。從積極面觀之,中國大陸與寮國正在進行的鐵路建設(包括永珍站)仍在持續推進,未因先前的封鎖措施而受阻,預計明(2021)年開始運營。
  3. 第三,由於旅行限制,入境遊客人數呈現停滯狀態。根據世界銀行的統計,儘管旅遊業收入僅占寮國GDP的一小部分(4%),但該行業一直在快速增長,並僱用該國約11%的勞動力。 隨著全球COVID-19病例的迅速增加及許多國家對第二波疫情的擔憂,國際旅遊業暫停的時間可能延長。據世界銀行資料顯示,寮國第1季的入境遊客人數同比下滑17%,預計第2季的遊客人數將同比下降近100%。
  4. 最後,停業的公司與疲弱的勞動力市場將給國內需求帶來更大的壓力。由於上述因素及4月份的全面封鎖,許多工廠與企業被迫關閉,工人遭到解僱,尤其是在服務業與服裝製造業,預計此種情況將導致民間消費減少及不良貸款增加,進而給經濟帶來巨大壓力。由於寮國有大量的非正式部門(informal sector),因此獲得社會福利的機會將受到限制,並可能使經濟復甦變得困難。根據永珍時報援引寮國勞動暨社會福利部的報告,2020年5月份的失業率預估約為25%。此外,許多移工從泰國返回,此將給寮國的勞動市場帶來更大的壓力。據世界銀行表示,預期境外匯入款的減少亦將拖累寮國的民間消費,2019年境外匯入款約占其GDP的1.5%。

依據Google「移動報告」(Mobility Report)截至2020年8月14日的資料顯示,隨著寮國確認第一批COVID-19確診案例,總體流動性在3月中旬開始降低,並在3月下旬急劇下降。由於採取全面的封鎖措施,整個4月初的流動性保持平穩,但隨著新的COVID-19病例減少,流動性在4月下旬出現反彈的跡象。隨著封鎖措施於5月份放寬,流動性急劇上升並逐漸恢復。但是,主要活動的恢復並不均衡。民眾對雜貨店、藥房(反映對必需品的消費)及工作場所的流動性已經恢復,並徘徊在基線水準附近。但是,零售及娛樂業的流動性比其基線水準低約10%,該跡象顯示復甦已經停滯。綜上,據高頻率的數據表明,寮國的經濟在全面封鎖期間於4月份觸底,並在放鬆措施後穩步恢復。

政府擬實施額外的財政刺激計畫以支撐經濟成長並救濟失業勞工,但由於其有限的財政空間以致該計畫將面臨限制。大多數措施都集中在針對受疫情影響的企業與勞工予以免稅。此外,政府正考慮採取進一步措施,例如針對失業勞工的現金發放計畫,但該計畫的覆蓋層面有限,僅針對屬於社會保障計畫下的對象(總共約170,000人,占總勞動力的4.6%)。鑒於該國財政空間有限,在柬埔寨、寮國、緬甸及越南(CLMV)國家中,財政應對措施的總規模最小,僅占其GDP的0.1%。以下【表1】摘要寮國主要的財政及貨幣政策應對措施。

【表1】主要的財政及貨幣政策應對措施

類別

說明

財政政策

稅收減免:

(1)勞工(包括公、私部門)收入在每月500萬基普以下者,4月至6月免稅。<註:1基普約合0.003新臺幣>

(2)企業收入在5,000萬至4億基普之間者,4月至6月免徵所得稅。

(3)對旅遊業的徵稅延期3個月。

(4)將企業對社會保障計畫的強制性提撥,延期繳費3個月。

(5)將企業提交年度財務報告的截止日期延長至4月30日。

(6)對用於遏制COVID-19疫情的進口貨品免徵關稅。

(7)對屬於社會保障計畫下的勞工給予50萬基普的津貼。

貨幣政策

(1)將外幣準備金要求降低至8%,對於基普則降低至4%。

(2)鼓勵銀行為受影響企業重組貸款。

(3)政策利率每次降息1%,此為2017年以來首次降息。

(新利率:小於1週的貸款利率為3%,大於1週的貸款為4%,2週至1年期的貸款為9%)

資料來源:EIC根據亞洲開發銀行(ADB)、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及寮國當地媒體資料分析整理

隨著政府收入因支出增加而下降,寮國的財政收支狀況將會惡化。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2019年寮國的財政赤字占GDP的5.1%,公共債務達GDP的60.6%,此2個財政比率均屬CLMV國家中最高者。此外,超過80%的公共債務是外債,此將使寮國面臨貨幣貶值與外匯儲備枯竭的進一步風險。中國大陸的優惠貸款幾乎占寮國外債的一半,由於中國大陸未來將繼續對「一帶一路」項目進行投資,因此中國大陸將繼續成為寮國最大的債權國,預期寮國外債中屬於中國大陸貸款的占比將會不斷增加。預估寮國經濟成長將長期放緩,中期而言,公共債務對GDP的占比將會提高。據世界銀行預測,到2020年公共債務可能上升至GDP的65%,財政赤字將擴大至GDP的7.5%。

此外,寮國的債務償還能力與額外的籌款能力已大幅惡化。

  1. 根據世界銀行的報告,在寮國出現COVID-19疫情前,估計2020年前2個月的政府收入已同比下降30%。由於各種免稅政策與經濟活動的減少,國內政府的收入可能大幅縮水,今年將降至占GDP的10%以下(2015-2019年該比率平均為14.4%)。
  2. 此外,根據寮國財政部的數據,該國的利息支出,尤其是對非居民(non-residents)的利息支出已快速增加,2015-2019年間的年平均增長率約為25%。從總支出的百分比來看,利息支出從2015年占總支出的6.6%上升至2019年的14.4%,顯示還債壓力與日俱增,而該數字尚未包括償付即將到期貸款的本金。
  3. 為減少支出,寮國已嘗試採取各種措施,包括削減資本支出、重組國營企業及延後對新水力發電項目的投資。
  4. 儘管如此,該國仍將需要依靠外國融資作為其主要資金來源。鑒於寮國的主權信用前景已被泰國TRIS Ratings信用評估公司及惠譽(Fitch)調降為負面,評級分別為BBB與B-。穆迪(Moody’s)亦下調該國的信用前景為負面,評級則從B3降至Caa2。因此,EIC認為寮國未來的債務風險依然很高,並將成為阻礙未來經濟成長的主要風險。

金融市場

穆迪(Moody's)將寮國的信用評級與前景從B3的正面展望降級為Caa2的負面展望;TRIS Ratings與惠譽亦分別將寮國評級降至BBB及B-的負面展望;穆迪指出寮國在中期的持續償債壓力、無確定的融資策略導致有限的融資選擇,以及財政與外部緩衝受限等因素為其降級的原因。穆迪的Caa2評級「表明近期內出現重大違約的可能性」,且被認為具有極高的不確定。TRIS Ratings及惠譽等2家評級機構均對該國的外債狀況、低外匯儲備、惡化的財政狀況、難以籌措更多資金及經濟成長放緩表示擔憂,亦為該國信用評級與展望被下調的主因,但與其他具有相同評級的國家相比,寮國的中期經濟前景仍然穩定。

EIC認為,寮國的償債能力與新的融資選項在中期仍將受到限制,並因全球經濟放緩而加劇負面影響。隨著信用評級的惡化,寮國向國外籌集資金與吸引外國投資者的成本將更高,可能導致該國增加對中國大陸作為主要債權國的依賴。此外,用作償還外債的外匯儲備,由於受外國直接投資減少及基普持續貶值影響,其累積速度放緩。

隨著經常帳入超擴大、財政狀況惡化及信用評級降等的風險不斷上升,寮國基普在今年可能進一步貶值。世界銀行預測,由於貿易赤字增加、旅遊收入減少及國外匯入款減少,寮國的經常帳赤字將從2019年占GDP的8%,擴大至2020年的11%。儘管由於對美元的需求降低以致今年下半年美元將疲軟,但預計將對今年基普的匯率造成進一步的壓力。由於寮國採用類似爬行的(crawl-like)管理匯率制度,因此貶值是漸進且連續的。此外,由於跨境旅遊活動及外國直接投資的減少,預期寮國的外匯儲備也將隨之減少。截至今年第一季,寮國的外匯儲備可滿足2.1個月進口量的需求,高於2019年最後一季的1.6個月,部分原因是外國直接投資的反彈,但仍然低於標準的3個月,並可能因全球疲弱的經濟狀況而進一步惡化。此將對償還外債構成風險,因基普貶值將使償還外債的成本增加。另外,中央銀行可能無足夠的外匯儲備以穩定貨幣波動及完全償還外債。世界銀行預測,今年寮國的外匯儲備可能僅占公共外債償還額的45%。6月份的最新數據顯示,以美元計算的外匯儲備較前一個月下降8.7%。截至8月20日,寮國基普兌美元貶值2.6%,但兌泰銖升值2.6%。

為抑制基普貶值,寮國中央銀行宣布一項新規定,以監控貨幣兌換業務。為穩定基普兌換外幣之價值,中央銀行正展開打擊平行市場(parallel market)上的匯兌業務。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由於供需失調,官方利率與平行利率(parallel rates)之間的差距比平常更大。按新規定,所有貨幣兌換業務現在均必須從中央銀行獲得許可證。外國企業僅能在飯店或旅遊業中才可經營貨幣兌換業務。所有貨幣兌換業務必須對其匯率保持透明性,且該匯率必須與中央銀行的匯率保持一致,否則將受到法律制裁。

金融穩定是今年需要監測的另一個主要風險。由於民眾所得減少及公司停業的影響,今年銀行的逾期放款(non-performing loans, NPLs)預計將高於2019年第四季的3.0%。2019年寮國銀行的資本適足性(capital adequacy)下降,監管資本與風險加權資產之比(regulatory capital to risk-weighted assets ratio)從2018年第四季的18.3%降至2019年同期的11.8%;監管一級資本對風險加權資產的比率從13.6%降至8.3%,扣除貸款準備金的不良貸款淨額(NPL net of provisions to capital)從 10.2%至12.7%,因此可能對今年銀行的盈利能力帶來壓力,扭轉自2018年第一季以來資產收益與股票收益上升的趨勢。


備註:經濟部駐外單位為利業者即時掌握商情,廣泛蒐集相關資訊供業者參考。國際貿易局無從查證所有訊息均屬完整、正確,讀者如需運用,應自行確認資訊之正確性。
文章公布日期:2020-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