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這篇文章推薦給好友將這篇文章推薦給好友

標題: 澳洲國家氫氣策略(National Hydrogen St...
內容: 日期: 110年3月30日 來源: Miragenews https://www.miragenews.com/australia-is-at-a-crossroads-in-global-hydro...

驗證碼  文字驗證碼
    

澳洲國家氫氣策略(National Hydrogen Strategy」報告及氫能價格

資料蒐集:澳大利亞/駐澳大利亞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經濟組
文章分類:當地商情
檢視日期:2021-04-15

日期: 110年3月30日

 

來源: Miragenews https://www.miragenews.com/australia-is-at-a-crossroads-in-global-hydrogen-536446/

 

 

據澳洲聯邦政府低碳排放技術首席顧問Alan Finkel公布一項「國家氫氣策略(National Hydrogen Strategy」報告中顯示,目前澳洲聯邦政府正致力減碳排,並著重開發再生替代能源,而氫氣是目前開發著重項目,氫氣(H 2)是一種極高能量密度質量比值的能源,惟需取決如何擷取氫氣而不釋放二氧化碳(CO 2)。不同的氫氣生產方法有不同的固定投資額和邊際成本,氫氣產製主要有化石燃料製氫、水電解法、工業餘氫、水電解法及生物法等。其中又以化石燃料製氫、水電解法為最成熟的產製技術。但化石燃料製氫會產生大量的二氧化碳,而水電解法相較前者則較為耗電製氫成本相對較高,在生產成本考量下,目前全球95%以上的氫氣來源是以煤炭、天然氣或石油為原料產製,其餘約4%則是透過電解的方式生產。

 

報告中亦說明,氫氣生產中的二氧化碳需要被捕獲及儲存,惟碳捕獲和封存(CCS)的速率有所不同,加上捕獲安全存儲的量越高,生產價格就更昂貴。另輸送管線也天然氣管線貴將近三倍,因為氫會加速一般鋼管的碎裂(氫脆化),增加維護成本、外洩風險、和材料成本。根據全球準則,製氫產生的碳排放量將計入生產國的庫存。而在評估燃料來源是否為低碳時,取決於生產中釋放的碳排放量。該報告中指出,而目前澳洲從石化生產過程中產生的碳排放量較低,而要達到90%高碳捕獲率的氫能,需從天然氣中產生。另若要達到綠氫能的零碳排技術,則需解決高昂的製綠氫成本問題。

 

 

目前歐盟已經制定「氫能原產地證明書」計劃,制定了所用氫之來源,含有關氫氣如何製造過程,亦指係使用再生能源或是使用核燃料或石化燃料生產等非再生能源及進行碳補捉。 使用石化燃料生產氫氣的成本通常低於使用再生能源驅動的電解生產氫氣的成本。但是,再生能源電解的成本正在下降,並且可能會比具有碳捕獲選項的化石燃料便宜。

 

根據報告分析顯示,無碳捕捉的天然氣或煤製得的氫氣的成本在每公斤1.66美元至1.84美元之間。反之,在高碳捕獲率的情況下,每公斤價格將上張自2.09美元至2.23美元之間。

 

歐洲實施的碳罰款將使石化燃料製氫價格變得更加昂貴。每噸CO2罰款約50美元,使固定生產成本估算升至每公斤2.24美元至3.15美元之間。而澳大利亞的 “清潔氫氣”的生產目標,每公斤價格低於2澳元,即1.43美元,相對便宜許多。使用CCS避免碳排放的真實成本差異很大,而且往往沒有明確的定義。當前的成本預測依賴於對CO 2運輸和存儲成本的初估,不包括長期儲存管理及驗證成本。

 

至於綠氫價格,倘以再生能源的電解水之中值估計,現今每公斤約3.64美元可調降至每公斤2美元以下。用再生能源生產氫氣的成本主要取決於電力成本,資本成本以及電解槽的使用強度。在過去的十年中,太陽能和風能的成本已大幅下降,並且這種趨勢可能會持續下去。隨著電解槽的大規模部署,其成本可能會迅速下降,從而降低了綠色氫氣的成本。

 

綜上,澳洲於發展化石燃料製氫恐面臨兩個可能的風險:倘碳捕捉率低,澳洲恐將陷入高碳排系統;倘碳補捉率高,生產設備將不具競爭力,影響廠商投資報酬。鑑此,初期試行計劃(Pilot Project)中政府的角色益形重要。


備註:經濟部駐外單位為利業者即時掌握商情,廣泛蒐集相關資訊供業者參考。國際貿易局無從查證所有訊息均屬完整、正確,讀者如需運用,應自行確認資訊之正確性。
文章公布日期:2021-04-15